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富润屋德润身:享受孩子的快乐成长

 
 
 

日志

 
 

2017.9.24 周日 《狮子王》  

2017-09-25 20:29:20|  分类: 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暴雨  23℃—28℃

 

 

上午九点,笑笑和笑妈就到了上海,并如约见到了小姨。小姨把我们带到她的学校工作室。笑笑在她的工作室里见到了好多“宝贝”以及小姨学生们的作品。闲聊了一会儿,我们匆匆简单吃了午饭,便坐上小姨学校的专线大巴赶往华特迪斯尼剧场观看演出。

坐大巴比坐地轶方便多了,直接开到剧场大门口。时间尚早,我们一行在附近逛了一圈,小姨原本想买个纪念品送给笑笑,但小家伙逛了一圈子,发现迪斯尼的纪念品实在不是一般地贵,虽然小姨花钱,但这也是钱呀,于是小姨请我们喝咖啡吃甜点,乐哉乐哉。

演出开始了。不愧为百老汇的大师级演出,堪比《战马》。在非洲的大草原上,生生不息的生命正繁衍孕育着。太阳从舞台的正中央升起,草原上的所有动物从剧院的四面八方汇入,大自然融入在生命的此刻。一个新生的狮子王,一个关于爱,勇气,和人性软弱面的故事也随之开始。迪士尼的音乐剧,狮子王,在一片生命的热力中揭开了序幕。
  狮子王这一出音乐剧对于迪士尼来说是一项很大的突破。除了全剧的音乐,布景,灯光和音效让观众能有丰富的感官体验外,所有的角色已和演员同步动作的戏偶来表现,不仅没有限制住演员们的表演,反而将人体所表现动物姿态的肢体语言伸展到另一个领域。比较起狮子王的卡通原作,狮子王的音乐剧里,增添了更多非洲的地方色彩。舞台上的狮子王不再只是给孩子们的故事,它更深刻地描绘出利益斗争下的人性。

全剧中尤为感人的部分就是在星空下,木法沙耐心的教导辛巴成为国王的意义,生命自然的延续,以及勇敢的真谛。无论是卡通或音乐剧,这一段及接下来辛巴失去父亲的无助总会让我落泪。在狮子王里,木法沙所代表的是慈爱与智慧。虽然木法沙在本剧的一半为了拯救儿子而丧命,他的智慧却是跟着辛巴而贯串全剧的。狮子王对于爱的描绘其实是含蓄又坚强的。当辛巴同年时的玩伴,娜娜被环境逼迫而离开荣耀国时,在丛林里又遇见了辛巴。由于对过去的怀念,他们发展出了一段爱情故事。不管在我们东方人眼里西方文化对于感情的表达是如何开放,我很欣赏狮子王对爱的表现。辛巴和娜娜的爱情是浪漫的,但是在同时给了辛巴很大的力量,使他们可以一起回到荣耀国去重新夺回失去的家园。

这部音乐剧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特点——互动性,草原动物们出场不是简单地从后台走出来,而是从观众席间的过道一路走上舞台,观众可以近距离观看演员上台以及穿戴在他们身上的舞台道具。穆法沙从大象坟场救出小辛巴之后,带着他走在星光下唱起They Live in You的中文版。穆法沙歌声坚定有力,在辛巴不顾命令跑到大象坟场遇险,被他救回后,对辛巴先是训斥,而后又忍不住和辛巴玩闹起来的那段尤其令人感动,感动于一个父亲的慈爱,也感动于一个父亲为了自己的孩子敢于付出一切的觉悟。

幼年辛巴比较纯真,把叔叔刀疤当作自己的朋友,希望父亲可以一辈子陪在自己身边,父亲死后不知所措,受到刀疤蛊惑而逃离荣耀大地。遇到彭彭丁满后学会了Hakuna Matata——抛弃烦恼。长大后的辛巴则在思乡潜意识的驱动下拉着彭彭丁满搬家,受到天性驱使对丁满做了些恶作剧,导致丁满遇险,面对着和当年父亲遇害时相同的情境,辛巴开始胆怯,遇到娜娜之后又想要逃避,逃避之后又愧疚,在独自反思的时候产生了对自己身份的困惑,经由拉菲奇的指点后,辛巴重拾自信,并勇敢面对自己以及所发生的一切。Endless Night这首歌也是辛巴这一角色最重要的一段戏,他要在这首歌中,完成内心从困惑,对父亲的思念,甚至是因为父亲不在身边对父亲所产生的比较微妙的怨恨,到这首歌后半段和声出现的时候,角色内心应该是开始回想起穆法沙带着小辛巴站在岩石至上看着太阳升起,穆法沙对小辛巴说:总有一天新的太阳会升起,进而辛巴对自己的未来之路不再迷茫。这样,从整部剧的角度看,辛巴这个角色会逐渐转变心理状态,而从这首歌看,则又浓缩了辛巴整个内心变化过程,这样的设计不可谓不巧妙。     

成年娜娜同样有一段经典的独唱——Shadowland,不同于辛巴复杂的心声,这段所表达的主题只有一个,就是为了族群的明天,不惜背井离乡去寻求帮助,和声则表达群狮对她的祝福。在这段演出中,娜娜刚一开口就以非常空灵的声音抓住观众的内心,配合旋律优美的间奏简直可以软化坚硬的岩石,所以这里一定要以年轻的嗓音唱出沧桑之感,说起来有些玄,但仔细分析,娜娜是年轻的母狮,刚刚成年,却要肩负起狮群的未来,因此声音要空灵简洁,而同时要给人一种负重前行的感觉。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彭彭/丁满,这二位的表演者在表演中很好地诠释了Hakuna Matata这一信条,彭彭就属于那种心大,还稍微有点呆呆的感觉,有时候脑子跟不上节拍,说话唱歌都很豪迈,而丁满就属于那种插科打诨捎带耍点小聪明的角色了,但在生死关头却可以抛开辛巴惹的祸。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沙祖这个角色主要的作用就是搞笑,沙祖登场的时候有一半以上都是在逗乐观众,感觉这一角色的表演结合了木偶剧、幽默剧、哑剧等表现形式,无论是台词,还是木偶的动作,或是表演者的动作以及偶尔的出戏表现,到处都蕴含着包袱。这个角色的特点也很鲜明,话痨,胆小,但是必要的时候敢于说出真话,对穆法沙和辛巴非常忠诚。

拉菲奇这个角色的重点其实在叽里呱啦的非洲方言,虽然完全听不懂,却让人觉得节奏感强烈,有时候反而比直白易懂的台词更容易让人发笑。

演出结束后我们有幸进入后台参观。原以为演出的舞台很大,可是当我们进后台时,台上的道具使整个舞台的空间被压缩。我们仿佛进入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虽然不能触摸道具,但近距离地观察道具,仍然使我们感觉到制作者的独特用心。狮子面具,当演员抬头表演时,会通过机关升起,露出他的脸,弯腰低头时,面具会通过机关垂落,成为狮子。为了节约空间,舞台的上空也被悬挂着各种道具。

据介绍,《狮子王》从来不使用高科技,我们看到的技术在 18 世纪的戏剧舞台上就有,现在依然能够给观众带来震撼的效果。 开场时一轮红日是用好几十层的竹片把丝绸串起来做成的。在红色灯光的映照下,这些竹片慢慢地被提起来,看上去就像是一轮红日在慢慢升起。从观众感受到的真实性的角度,它远好于用一个投影仪把太阳投射到幕布上的效果。大草原上万兽奔腾的场景格外壮观,其实那是在舞台幕后放上几个圆筒状的滚轮,在滚轮上设置一些动物的模型。当整个滚轮滚起来的时候,看上去就好像这些动物在飞奔一样。《狮子王》中的角色都是动物,狮子、羚羊、飞鸟等等。动画片中只需要把这些动物画出来就可以了,但是在戏剧舞台上,采用的方式是既保留动物的一面,也保留人物的一面。这种方式被称为双重呈现。各种面具和木偶的设计是一大亮点。比如刀疤的面具设计。因为刀疤本身的角色设定就是跛脚,所以刀疤的面具也被设计成了不对称的形象,一方面暗喻了刀疤本身的生理缺陷,也让这张脸看上去阴森可怖,体现出了一个反派应有的精神风貌。 丁满这个木偶设计的灵感来源于日本的一种木偶剧。这种日本木偶剧中演员身穿着黑色的服装,通过提线控制着不及半人高的木偶进行表演。这种形式正好适合用来表现丁满,因为丁满这个角色相比狮子来说要矮小很多。所以最后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身着绿色服装,把脸也涂成绿色的演员提着丁满的木偶进行表演。上海乐园中上演的《狮子王》做了本土化的处理。孙悟空也加入其中,让我们感觉到了中国元素。

最后笑笑总结:《狮子王》就是动物版的《哈姆雷特》!

  评论这张
 
阅读(35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